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企业遭遇“飞单”后,能追回损失吗?

来源:www.liberte484.com 点击:623

12: 08: 09看新闻Knews

在市场竞争和利益驱动下,一些员工将利用自己的职位将业务“飞行订单”转移到其他公司。 “飞行”的公司不仅会遭受经济损失,还可能导致核心客户资源的流失。然后,在公司遇到“飞行订单”之后,能否收回损失?最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二审发现该员工违反了保密协议,泄露了公司的商业秘密,并判处该员工赔偿公司经济损失2万元。

秦岚公司是一所教育培训机构。 2018年初,公司安排项目负责人王磊联系下半年开展的大数据培训项目。 3月,王磊出差访问了客户并继续跟进。 5月底,公司法定代表致函王磊,表示大数据培训可能需要的教室已经预留。然而,不久之后,秦岚公司发现王磊正协助第三方公司举办大数据培训研讨会,培训目标是公司一直跟进的目标客户。培训通知的联系人竟然是王磊。

b99092d5285eab5fdfa85e8a01654323.jpeg

秦岚公司负责人怀疑。这个客户是一家公司。王磊也在公司工作。组织者是另一个家庭。这是一个“飞行秩序”吗?王磊已与该公司签署了保密协议。双方同意王雷如违反保密协议将构成违约。如果王磊确实“飞”,他必须赔偿公司相应的损失。负责人立即与王磊讨论此事。王磊承认,他确实协助第三方公司从事与公司业务范围竞争的业务,但否认披露了任何相关的机密信息。双方都不高兴。

2018年7月13日,王磊提出离开。秦岚公司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王磊支付违约金人民币15万元,经济损失15万元。仲裁委员会不支持秦岚公司的上述要求。秦岚公司拒绝接受并提起诉讼。审理后,初审法院认定,秦岚公司未提供确凿证据证明王磊违反了保密协议的约定,并且他提出的违约赔偿金不属于劳动法,违反合同的行为已达成一致或违反竞争规则。同时,秦岚公司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经济损失。有鉴于此,一审法院驳回了秦岚公司的诉讼请求。秦岚公司拒绝接受,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取消一审判决,并判处王磊赔偿经济损失2万元。

0e2c03151ca00d051b019139b4409ba3.jpeg

审判期间,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王磊在与秦岚公司法定代表人聊天时表示,大数据培训计划的总费用为20万元,利润“超过2万点” “并发送了总数。收费表。与此同时,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发现,双方在保密协议中同意,如果王磊违约所造成的损失难以计算,王磊可以被视为已经赔偿从违约中获得的所有利润。秦岚公司二次提出的经济损失2万元,是基于王磊在微信中自我认可的利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涉案客户的信息属于商业秘密。通过持续的工作行为,获得了王磊在与有关部门谈判时学到的培训意向,初步安排和培训计划的信息。它属于秦岚公司的商业秘密,双方还在商定的商业秘密保护范围内包含上述信息。

关于王磊是否违反保密协议的协议,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王磊未能合理解释其在职期间的联系人,并为第三方公司举办了培训项目。与秦岚公司提出的培训计划高度相似。令人怀疑的阴谋。结合王磊在访谈记录中的相关陈述,推定王磊在其职责等过程中使用属于公司商业秘密的客户的信息,用于指定用途以外的用途,并为第三方公司的大数据培训计划做出了贡献。承包商违反了双方保密协议的协议。为了规划项目,秦岚公司安排王磊到现场旅行,并与电话协调,预留了培训地点,做了必要的准备,并支付了相关费用。公司自行确认的利润金额作为确定公司损失的索赔符合双方的协议,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予以支持。

(所有在文中使用的都是假名)

施晓云)

在市场竞争和利益驱动下,一些员工将利用自己的职位将业务“飞行订单”转移到其他公司。 “飞行”的公司不仅会遭受经济损失,还可能导致核心客户资源的流失。然后,在公司遇到“飞行订单”之后,能否收回损失?最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二审发现该员工违反了保密协议,泄露了公司的商业秘密,并判处该员工赔偿公司经济损失2万元。

秦岚公司是一所教育培训机构。 2018年初,公司安排项目负责人王磊联系下半年开展的大数据培训项目。 3月,王磊出差访问了客户并继续跟进。 5月底,公司法定代表致函王磊,表示大数据培训可能需要的教室已经预留。然而,不久之后,秦岚公司发现王磊正协助第三方公司举办大数据培训研讨会,培训目标是公司一直跟进的目标客户。培训通知的联系人竟然是王磊。

0×251C

秦兰公司的负责人很可疑。这个客户是一家公司。王磊也在公司工作。组织者是另一个家庭。这是飞行命令吗?王磊与公司签订了保密协议。双方同意,王磊如违反保密协议将构成违约。如果王磊确实在“飞行”,他必须赔偿公司相应的损失。负责人立即与王磊谈了这件事。王磊承认,他确实协助第三方公司从事与公司经营范围相竞争的业务,但否认披露了任何相关保密信息。双方都不高兴。

2018年7月13日,王磊提出离开。秦兰公司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王磊支付违约金15万元,经济损失15万元。仲裁委员会不支持秦兰公司的上述请求。秦岚公司拒绝接受并提起诉讼。审判结束后,一审法院认定秦岚公司没有提供确凿证据证明王磊违反保密协议约定,其要求的违约金不在劳动法范围内,违反合同约定的行为。CT被同意或违反了竞争。同时,秦兰公司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证明其经济损失。鉴于此,一审法院驳回了秦岚公司的诉讼请求。秦兰公司拒绝受理,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判处王磊赔偿经济损失2万元。

0×251d

在审理过程中,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现王磊在与秦兰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谈话中称,大数据培训项目的总成本为20万元,利润“超过2万分”,并发出了总额。费用表。同时,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发现,双方在保密协议中约定,如果王磊违约造成的损失难以计算,则王磊可以被视为已补偿所获全部利润。免于违约。秦兰公司第二次提出的2万元经济损失金额是基于王磊在微信中的自我确认利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涉案客户的信息属于商业秘密。通过持续的工作行为,获得了王磊在与有关部门谈判时学到的培训意向,初步安排和培训计划的信息。它属于秦岚公司的商业秘密,双方还在商定的商业秘密保护范围内包含上述信息。

关于王磊是否违反保密协议的协议,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王磊未能合理解释其在职期间的联系人,并为第三方公司举办了培训项目。与秦岚公司提出的培训计划高度相似。令人怀疑的阴谋。结合王磊在访谈记录中的相关陈述,推定王磊在其职责等过程中使用属于公司商业秘密的客户的信息,用于指定用途以外的用途,并为第三方公司的大数据培训计划做出了贡献。承包商违反了双方保密协议的协议。为了规划项目,秦岚公司安排王磊到现场旅行,并与电话协调,预留了培训地点,做了必要的准备,并支付了相关费用。公司自行确认的利润金额作为确定公司损失的索赔符合双方的协议,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予以支持。

(所有在文中使用的都是假名)

施晓云)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