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再看《父母爱情》:有一种兄弟情谊,叫江德福和老丁

来源:www.liberte484.com 点击:1933

2019

文本/杏开花

看过《父母爱情》的听众知道,蒋德福是一个充满激情和公义的人。无论是给家人,亲戚还是朋友,这都是非常有趣且非常人性化的。

故事始于对炮兵学校的研究。江德福的室友,两个人在一个宿舍里,是老丁,大名鼎记。当他在军事和社会聚会上遇到安杰时,江德夫的“不找一个会跳舞的女人”的立场完全动摇了,他决心接住安杰。被称为“损坏的朋友”的老丁首先在笔袋的口袋里放了一支笔,然后建议他隐瞒离婚。婚礼前夕,他还给了他有意义的礼物白毛巾。

幸运的是,蒋德福有自己的立场和见解,没有听太多老丁的建议。最后,他成功赢得了美女,并回到了老丁心中秀美安捷的年轻美丽,才华横溢和气质的个性。也很羡慕。

这一天,偶然抓住江德福为孩子们洗尿布,老丁和他的同志们取笑他,江德福一张好脸激怒了他,老丁自觉赔了钱,偷偷地给了江德福上课时注意:对不起,很抱歉!蒋德福收起纸条,斜视着老丁。两个人会微笑,这个小小的不愉快消失了。

老鼎一家人搬进来,姜德福要安洁看到妻子不笑。结果见面后,王秀就把麻线缠起来,然后他a了一口儿子,训练了老人。安杰还是不好姜德福忍不住笑了笑:老丁,老丁,你今天有!

德化来到to中帮孩子带孩子,不是跟安洁一起来,而是和王秀艳一起玩。由于王秀奇的八卦引起了很大的争斗,老丁的心不愿回家与妻子吵架。蒋德福听见王秀珍在门外,说老鼎“惦记”安洁只是笑着说:“这个孩子,这个花肠!”即使什么都没发生,也没有动心。

除了绝对信任妻子安洁,江德福还非常信任他的战友。他知道,安捷只是老丁心中的代号,意思是“具有知识和文化”。至此,老丁从未隐瞒过江德福。多年以后,在丁德华决定之前,他坦率地告诉江德福:“我一直想找一个有知识和文化的女人。王秀珍甚至看到了这一点。”姜德福还劝他问是否愿意。老鼎说:“即使和德化有关系,”德化除了文化之外,真的是个好女人!

炮兵学校毕业后,蒋德福主动驻扎在偏远的松山岛,并有机会留在学校。但是,老丁在军事学院生活得不好。当他的第四个孩子出生时,他的妻子不幸因大量出血而死亡。他的职业生涯没有太大的进步。后来,他被调到松山岛担任副参谋长,并成为江德福的下属。团圆时,蒋德福用力猛击猛击老丁,差点打了他一巴掌。姜德福嘲笑他,不由得打架。实际上,在他的心中,自怜和自卑的感觉可能更多。安杰曾经说过,这些年,江德福一直在照顾老丁,只让他遭受很多冤屈。这句话的背后,我不知道有多少苦涩和无助。想想看,连连聪夫妇也不能幸免,老鼎的经历也是可以想象的。

我想找一个有文化女人的女人。由于政治压力,我必须放弃葛老师,而我的医生会心碎。蒋德福检查了吴医疗救助的档案,发现了她隐瞒婚姻史的秘密。老丁回去盘问。 Wu的帮助不应该被淹没。两人完全吵了起来。江德福等于将老同志拖出海来,为自己提供便利。姐姐的婚姻,手段可谓不清楚,让人佩服。

景德福和老鼎成为公婆,出行更加频繁,经常下棋,一起喝酒,就“甜美的头发”互相交谈。没人注意到,日子在这一天的舒适中悄然逝去,仿佛它们已经古老了,它们都是古老的。

老鼎的死亡戏中没有任何积极的表现,但奥杰与阿菲母女之间的对话揭示了这一奥秘。玩了一辈子的蒋德福对“便秘”有强烈的恐惧。他每天在家中洗手间,并与女儿有很多开罗。

对于江德福来说,也许他甚至更令人无法接受,不是老丁的突然离开,而是一位生而死的革命军人,他的头和血在满是烟雾的战场上洒落,他的跌宕起伏。并肩作战多年的亲密同志们在和平时期离开了。

您对此有何看法?欢迎发表评论。谢谢阅读。

文本/杏开花

看过《父母爱情》的听众知道,蒋德福是一个充满激情和公义的人。无论是给家人,亲戚还是朋友,这都是非常有趣且非常人性化的。

故事始于对炮兵学校的研究。江德福的室友,两个人在一个宿舍里,是老丁,大名鼎记。当他在军事和社会聚会上遇到安杰时,江德夫的“不找一个会跳舞的女人”的立场完全动摇了,他决心接住安杰。被称为“损坏的朋友”的老丁首先在笔袋的口袋里放了一支笔,然后建议他隐瞒离婚。婚礼前夕,他还给了他有意义的礼物白毛巾。

幸运的是,蒋德福有自己的立场和见解,没有听太多老丁的建议。最后,他成功赢得了美女,并回到了老丁心中秀美安捷的年轻美丽,才华横溢和气质的个性。也很羡慕。

这一天,偶然抓住江德福为孩子们洗尿布,老丁和他的同志们取笑他,江德福一张好脸激怒了他,老丁自觉赔了钱,偷偷地给了江德福上课时注意:对不起,很抱歉!蒋德福收起纸条,斜视着老丁。两个人会微笑,这个小小的不愉快消失了。

老鼎一家人搬进来,姜德福要安洁看到妻子不笑。结果见面后,王秀就把麻线缠起来,然后他a了一口儿子,训练了老人。安杰还是不好姜德福忍不住笑了笑:老丁,老丁,你今天有!

德化来到to中帮孩子带孩子,不是跟安洁一起来,而是和王秀艳一起玩。由于王秀奇的八卦引起了很大的争斗,老丁的心不愿回家与妻子吵架。蒋德福听见王秀珍在门外,说老鼎“惦记”安洁只是笑着说:“这个孩子,这个花肠!”即使什么都没发生,也没有动心。

除了绝对信任妻子安洁,江德福还非常信任他的战友。他知道,安捷只是老丁心中的代号,意思是“具有知识和文化”。至此,老丁从未隐瞒过江德福。多年以后,在丁德华决定之前,他坦率地告诉江德福:“我一直想找一个有知识和文化的女人。王秀珍甚至看到了这一点。”姜德福还劝他问是否愿意。老鼎说:“即使和德化有关系,”德化除了文化之外,真的是个好女人!

炮兵学校毕业后,蒋德福主动驻扎在偏远的松山岛,并有机会留在学校。但是,老丁在军事学院生活得不好。当他的第四个孩子出生时,他的妻子不幸因大量出血而死亡。他的职业生涯没有太大的进步。后来,他被调到松山岛担任副参谋长,并成为江德福的下属。团圆时,蒋德福用力猛击猛击老丁,差点打了他一巴掌。姜德福嘲笑他,不由得打架。实际上,在他的心中,自怜和自卑的感觉可能更多。安杰曾经说过,这些年,江德福一直在照顾老丁,只让他遭受很多冤屈。这句话的背后,我不知道有多少苦涩和无助。想想看,连连聪夫妇也不能幸免,老鼎的经历也是可以想象的。

我想找一个有文化女人的女人。由于政治压力,我必须放弃葛老师,而我的医生会心碎。蒋德福检查了吴医疗救助的档案,发现了她隐瞒婚姻史的秘密。老丁回去盘问。 Wu的帮助不应该被淹没。两人完全吵了起来。江德福等于将老同志拖出海来,为自己提供便利。姐姐的婚姻,手段可谓不清楚,让人佩服。

景德福和老鼎成为公婆,出行更加频繁,经常下棋,一起喝酒,就“甜美的头发”互相交谈。没人注意到,日子在这一天的舒适中悄然逝去,仿佛它们已经古老了,它们都是古老的。

老鼎的死亡戏中没有任何积极的表现,但奥杰与阿菲母女之间的对话揭示了这一奥秘。玩了一辈子的蒋德福对“便秘”有强烈的恐惧。他每天在家中洗手间,并与女儿有很多开罗。

对于江德福来说,也许他甚至更令人无法接受,不是老丁的突然离开,而是一位生而死的革命军人,他的头和血在满是烟雾的战场上洒落,他的跌宕起伏。并肩作战多年的亲密同志们在和平时期离开了。

您对此有何看法?欢迎发表评论。谢谢阅读。

http://www.bj1230.com.cn



最新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