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2019年“暗自较劲”的三大导演,自由了吗?

来源:www.liberte484.com 点击:1701

文|张一瓜

时代,选择,自由。

这部电影的票房再次突破600亿元大关,但支持这个行业的已经是后起之秀,如焦子、郭帆、穆晔文、韩寒和曾国祥,平均年龄不到40岁。回顾过去,当这三位主要董事首次出现在这个行业时,他们和正在崛起的新一代董事一样老。如今,三名董事的平均年龄已经达到65岁。

最近,三个冯小刚中最小的一个,连同他的转型作品《只有芸知道》,设立了一个他熟悉的新年问候,但是票房并没有达到预期。口碑也表现出两极分化。“像一杯白开水”的低评价受到好评,“冯小刚重返花园和田野”受到高度赞扬。冯小刚正试图摆脱“冯小刚喜剧”的标签,他有一条艰难的转型之路。

冯小刚,曾经以喜剧商业电影为基础,正在恢复他在观众中的印象。冯小刚计划在59岁退休,但在61岁时仍有强烈的创作欲望。同样,张艺谋和陈凯歌也是一样的。

陈凯歌今年执导了贡品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并开启了电影《尘埃里开花》,而《佛教徒》张艺谋在类型探索上走得更远。除了《一秒钟》、《坚如磐石》和《悬崖之上》之外,它们相继打开。

一群年轻的导演把他们的作品带入电影市场成为主要角色,但三位导演并没有退出舞台。拥有行业的地位和地位,他们不需要向行业或观众证明什么。三位导演欢迎真正的创作自由,他们的作品开始向内探索,从娱乐他人到娱乐自己,他们的竞争对手也从他人变成了自己。

这背后追求和创造的变化与他们对资本的态度和资本对他们的吸引力有关。从与资本玩游戏到与资本达成和解和共识,2019年的三位导演终于无限接近自由。

张艺谋:从依赖人情到面对资本

挑战自我。书

《宿命:孤独张艺谋》描述张艺谋极其悲惨:创作勤奋细致;生活困惑、顺从、宽容和容忍。它能容纳神和鬼。

张艺谋深受资本之苦,尤其是在与张卫平合作的岁月里,他不仅收入过低,而且还干扰了自己的创作。所谓的绥靖可能是张卫平。张艺谋后来总结说,他与张卫平的合作是一种长期无序的合作模式。

自从张艺谋于2012年与老搭档张卫平分手后,张艺谋就开始与资本进行直接对话,将资本用于自己的用途,即更加契约化和标准化。

张艺谋与乐视前首席执行官张昭合影。起初,他选择“嫁给”乐视影业。他说:“与乐视影业正式签约标志着我长期无序、不规范合作模式的结束,与专业团队科学、规范合作的开始。我希望这种新模式能给我更多的创作空间、更多的创作灵感和更强的创作支持,这样我就能消除不好的干扰,努力实事求是。”

也就是说,在乐视期间,他试图拍摄不同类型的大跨度电影。首先他拍摄了他擅长的《归来》。然后他同意与好莱坞传奇影业合作执导电影《长城》,以了解中美合作制作的全部内容。后来,他挑战了极其程式化的《影》。张艺谋变得“富有”后,他在创作上变得任性和任性。与此同时,他开始在选择合作资本方面有所不同。

像内容相对敏感的《一秒钟》一样,张艺谋选择了与乔伊传媒(Joy Media)合作,乔伊传媒与张艺谋签订了为期六年的合同,并承诺在六年内为他执导三部网络剧集。拥有香港基因的欢乐传媒为《一秒钟》提供了更多生存和创造的空间。然而,在《悬崖之上》年,张艺谋选择与金合作。这是张艺谋的第一部间谍电影,金在这类电影方面有着非常成熟的经验,并具有国际发行优势。也许这是张艺谋的考虑。

此外,张艺谋与雷的《坚如磐石》合作是他首次尝试反腐败主题。射线公司总裁王长田曾经说过:“这部电影将是中国电影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不管它的主题、类型和艺术

张艺谋通过尝试不同的类型和挑战自我,在创作中变得越来越自由。与此同时,他更擅长资本。这不再像我和张卫平一起工作的时候。为了人类的感情,我匆忙去上班。科恩兄弟的《坚如磐石》重拍,导致《血迷宫》在没有我控制的情况下成为我职业生涯中的一大失败。

经历了无资本(非正规资本)的煎熬后,张艺谋终于开始尝到资本的甜头。

陈凯歌:特殊地位、特殊地位和特殊贡献给予的特殊待遇

特殊待遇。

冯小刚曾经在他自己的《三枪拍案惊奇》中写道:“每个国家都有两三个祖父,即使国家很穷,也必须支持他们。任务很简单,只有一个项目,如果你想拍摄它,你必须拍摄一部对我们国家非常有价值的史诗。”他说的是陈凯歌。

看看陈凯歌的作品,从《我把青春献给你》和《霸王别姬》到《荆轲刺秦王》和《梅兰芳》,包括《赵氏孤儿》和《道士下山》,我们可以看到陈凯歌在创作中一直非常重视中国传统文化的讨论,这是他的专长和他的舒适区。

能够一直呆在舒适区,创造你想创造的东西,不仅需要很长的时间跨度,还需要大量的生产,这需要足够的资金支持。显然,资本也很纵容陈凯歌。

说陈凯歌是拍电影和建设城市的三位导演中最特别的一位。他似乎从来不担心资本,也不担心由于大规模生产的小市场效应而对下一项工作没有投资。相反,投资于他的资本似乎从未考虑过他能获得多少利益。陈凯歌对资本的象征性地位价值远远高于他的作品所创造的价格。

同年,陈凯歌与新立传媒签署《妖猫传》,同意陈凯歌在协议生效后7年内执导新立传媒制作的7部电影。如果商定的电影数量没有完成,合作期将延长到商定的电影数量。今天,陈凯歌在5年内完成了《导演合作协议》、《搜索》和《道士下山》作品,但仍有4部电影没有新闻。一向创作节奏缓慢的陈凯歌和新立传媒显然需要继续合作关系。

然而,陈凯歌加入新力传媒确实使其电影行业从0跃升至1,缩小了公司电影业务与电视行业的差距。为此,为了更好地约束陈凯歌,陈凯歌旗下的上海西施投资管理公司持有新力传媒6.69%的股份。

陈凯歌的安慰,除了对资本的追求,部分是由于妻子陈红的分享。在很大程度上,他的创作自由是由于他自己的资本占了他作品的很大一部分。看看他作品的制作人,陈红控制的21世纪盛凯影视文化已经上市。显然,陈凯歌的安慰总是默默支持在他身后。

像《资本论》一样,市场和观众从来没有要求陈凯歌的作品具有爆炸性,而是从内容的高度来期待。

然而,在电影《《妖猫传》》中担任庆祝祖国成立70周年首席导演的陈凯歌,以30亿元的票房成功完成了他的任务。然而,他导演的《我和我的祖国》是最有争议的。评价两极是近年来陈凯歌作品中的一个常见问题。

当市场和资本给予最大的宽容和优惠待遇时,什么时候才能给观众一个满意的答案也许是陈凯歌斗争的关键。

冯小刚:从资本冲刷到偿还资本债务

回到枷锁中的自己。

冯小刚是三个导演中第一个与资本结合的导演,也是第一个尝试商业电影的创作者和先锋。资本使他成功,但现在也在咬他。

从《白昼流星》开始,冯小刚一直在寻找转型的机会。然而,随着商业喜剧电影走向艺术电影,它将不可避免地受到质疑。最重要的是,在享受资本的舒适的同时,他也肩负着一定的票房承诺,艺术电影的商业回报明显低于商业电影。这使得冯小刚踏上了“任性”回归自我创造的荆棘之路。

特别是他和华谊兄弟的赌博,它唱

2019年,由于《1942》遗留的问题无法及时公布,《手机2》被紧急归档以庆祝新年。对此,冯小刚表示,“他们(年轻导演)对暴力和刺激负责,而我们对温暖负责。”

然而,冯小刚的温暖是有代价的。

2015年,华谊兄弟以10.5亿元收购了冯小刚东阳美拉传媒公司70%的股份。但是,冯小刚被要求做出五年业绩承诺,即东阳米拉,在确保2016年经审计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的基础上,要求从2017年开始,年度业绩目标要比上一年承诺的净利润目标高出15%,即2017年1.15亿元,2018年1.32亿元,2019年1.52亿元,2020年1.75亿元,公司被要求

因此,2019年的演出没有达到预期,冯小刚向华谊兄弟支付了7000万元。然而,作为一部非典型的商业电影,其票房表现是否能让冯小刚在今年的表现上打个赌,这让冯小刚感到不安。

与此同时,据悉,《只有芸知道》华谊兄弟的版权已经抵押给阿里巴巴影业,而国际发行已经交给了皇帝。此外,电影最初拍摄和制作的记录信息已经从“电影脚本”变为“电影脚本”。作为创作者,冯小刚自然受到作品背后资本变化的影响。他回归自我创作显然不如他曾经制作的商业电影流畅、令人满意、令人愉悦。

资本是一把双刃剑。如果食物少了,就要承受更多。这是成就创造者的重要力量,有时也是限制导演表达的地方。对于首席导演来说,如果不是与资本纠缠不清,他们早就实现了相对的创作自由。

因此,对于这个行业的后来者来说,在影视公司强调以总监为核心的创作体系的时候,学会如何平衡自己与资本的关系是决定未来向人们展示什么样的状态的关键。



最新要闻